章节报错 | 加入书签 | 手机阅读

御宅屋-> 历史军事 -> 苏厨全文免费阅读

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天赋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天赋

    考题就在八科吏试法中随机抽出,主要目的还是提高官吏的专业熟练程度。

    因为考的是实务,具备理工基础的官吏,软实力肯定会比没有理工基础的那些强出不少。

    庚寅,得到朝廷授权,苏油正式开始视察洛汴渠。

    辛丑,刘安世上书:“臣伏见祖宗以来,执政大臣亲戚子弟,未尝敢授内外华要之职。

    自王安石秉政以来,尽废列圣之制,专用亲党,务快私意。

    今在位之臣,犹袭故态,子弟亲戚,布满要津,此最当今大患也。

    愿出此章,遍示三省,俾不废祖宗之法。”

    中书舍人曾肇言:“近日以来,颇有干求内降,特与差遣者,窃恐侥倖之人,转相扳援。

    谨并录上仁宗朝缘内降戒饬诏书事迹凡八条,别为一通,伏乞置之坐右,少助省览。”

    九月,庚申,禁宗室联姻内臣家。

    苏油在中牟上书,三件事儿,一个方法就能解决,无论何等出身,历仕之初不得超过朝廷状元授职的从八品。

    今后升职,皆需经过笔试和面试,尤其是内降官职和内臣出外,最要紧是那些莫名其妙的走马承受,更是需要和普通官员一样,去户部经历应试,否则不得除授。

    内官和恩荫官当中良莠不齐,有些的确不输名臣,但是大多数都是烂泥糊不上墙。

    其实苏油并不歧视他们,如前朝秦翰,当今李舜举,苏油还非常佩服,至于李若愚童贯,用得也非常顺手,王中正都给改造成了一方清官。

    苏油要求他们至少要在政务上合格,不管是谁,起码要能经过基本的入职培训,通过公务员考试后,才能履职,不能任性胡来。

    这一招可以堵住封建王朝一个绝大的漏洞,高滔滔也认为没毛病,诏皆从之。

    事情由文彦博、吕公著主抓,二公摆明了是站最后一班岗,不存在留什么情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朝廷今后选拔官员,将会原来越来越正规,这也是一个大王朝必然的规律。

    朝中有议论,认为苏油外出,就是为了躲这三件事儿。

    苏油也懒得辩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修整的汴渠宽度达到了三十米,两岸风光其实不错,尤其是进入乡间,杨柳的间隙里,可以看到远处金灿灿的麦田,与坐落其间的竹篱茅舍,或者青瓦粉墙。

    还有农人们在田野里繁忙的身影,一派丰收的忙碌的景象。

    大宋如今推广了脚踏式脱粒机,就是一个带小圆齿儿的滚筒,脚踏带动滚筒旋转,能够将稻粒与麦粒从秸秆上脱下来。

    同样的东西,换成带铁刺的滚筒,又可以改造成为梳棉机,极大地提高效率。

    今年的收成不错,除了风调雨顺之外,还有汴渠底部淤积的河泥,被百姓用作肥料添到地里的因素在里边。

    一艘蒸汽动力船,拉着一队长长的漕船向着洛阳驶去,而船队的末尾,还牵引着一艘游艇。

    漏勺被苏油抓了包,张方平和赵抃当年怎么对付自己,现在苏油就怎么对付漏勺。

    看完昨天的邸报,苏油将报纸折起来,对漏勺问道:“漏勺啊,如果有一个有钱人,他有一个穷邻居,有钱人每年都要周济他,这周济着周济着,便成了富人家里每年的一项常务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富人现在不给穷邻居周济了,穷邻居就要打上富人家门来,这事情该如何解决”

    漏勺想了一下,问道:“富人家有家丁吧难道打不过穷邻居吗”

    苏油说道:“以前是真打不过,现在倒是能打得过了,但是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”

    “因为富人家有钱,本身也不差这一点,但是如果不给,就会有一番搅扰。”

    “周围别的邻居会说富人家为富不仁,富人家里的其他人还会抱怨富人为了一点小钱失了和睦,断了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富人也很烦恼,他想断了这笔周济,但是前提是不要惹大家笑话,道理得站在富人这边,而周围内外都说不出富人的不是来。”

    漏勺想了想:“其实不难吧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漏勺说道:“穷邻居是不是也有穷亲戚”

    苏油说道:“倒是有好些个穷亲戚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穷邻居拿到周济之后,分配公平吗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公平,那作为出资周济的富人,是不是可以干预一下或者将穷邻居的三姑六大爷都召集到一处,说说这笔周济如何分配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富人出资一文不少,这乐善好施的名声就跑不掉,然后认为穷邻居应当把自己的一大家子都照顾好,所以要求穷邻居合理分配一下这些周济,没什么毛病吧”

    “要是穷邻居家兄弟本就不和,那就有的好看了,最后穷人家里自己就闹得乌烟瘴气,富人这钱,自然就可以慢慢再商量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油点了点头:“明白了,漏勺你不错,很有政治天赋,所以陛下让各宫自己管理自己的用度这点子,其实是你出的对吧”

    漏勺没想到父亲在这里等着自己呢,赶紧转移话题:“刚刚父亲说的,是大宋和辽国吧”

    苏油拿手里的奏章敲了漏勺脑袋一下:“还跟我耍心眼!”

    漏勺说道:“是陛下逼我的,他说宫中减了两成多的用度,日子难过,他倒是不担心自己,担心太皇太后和太后太妃。”

    说完有有些愤愤不平:“要我说有些人就是贪得无厌,太皇太后就是心软,下不了手狠狠整治……”

    苏油不禁叹了口气:“仅仅是心软吗漏勺你把原因想得过于简单了,内中的事情,外臣能少插手就少插手,这样的主意,以后少给陛下出。”

    漏勺扭头看着舷窗外头,明显还是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见到自家孩子这个样子,苏油也没办法:“你的建议很好,这次分割用度,陛下和你都做得很好,但是这个事件里边,有人的利益受损了。”

    见漏勺想说话,苏油抬手制止:“不是说这些人陛下处置不了,也不是说这些人不该被处置。我想说的是,你们想出这办法之后,对于这些人的反应,你们有过预判吗想好了相应的处置手段与措施了吗”

    “你们并没有,因此最后还是太皇太后出手,给你们俩抹平了影响,将几个老中官被发遣去了巩县,看守皇陵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是这次的事情,得不到太皇太后的支持呢”

    见漏勺懂了,苏油才笑道:“所以这次只能给你们打七十分,漏勺你很聪明,聪明人有时候就容易发现制度的漏洞,钻制度的空子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你和陛下交情好,可以直奏于他,君臣二人就把这事情给办了。这就是制度之外的漏洞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开了这个先例,办成了一件好事儿,今后便会有无数的人,引用这个‘成例’,去办无数的坏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这么聪明,我是希望他将来成为发现和堵住这些漏洞的人,而不是利用这些漏洞的人,明白了吗”

    漏勺点头,开始思索起来,神情也变得认真。

    苏油这才转过来安慰:“不过你尚在陪读,不算做官,加上又是一心为公为天家,因此太皇太后才容忍了你这次胡闹。今后要注意,明白了吗”

    漏勺说道:“父亲教训得是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苏油说道:“想明白了就好,刚刚你那个建议也很有价值,容我再想想,现在先去将已经收集上来的漕渠工事整理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油这一次巡视,一直从汴京巡视到了长安,除了漕渠,顺便还检视了铁路、常平仓、广惠仓。

    各路州县的仓廪数目,也经过漏勺整理成册,总体看来,朝廷定出的粮仓存粮,基本已经实现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很大数量的民间存粮,在此基础上,苏油给高滔滔和赵煦上了一道密奏。

    乙丑,朝廷下诏,免天下百姓所贷官粟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项实打实的德政,诏令一出,天下称颂。

    前朝新法所造成的不利影响,到此彻底清除完毕。

加入书签   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   打开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