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报错 | 加入书签 | 手机阅读

御宅屋-> 玄幻魔法 ->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全文免费阅读

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徽记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神京城中心校场,一尊巍巍白虎,傲立虚空。

    校场上空,那体型庞大的虚空白虎,通体呈现纯白之色,头顶之上金色王字熠熠生辉,同时浩瀚锋芒向外一**倾泻而出,裹挟者霸道绝伦的威压。

    更值得一提的是,此时这头虚空白虎,其上的每一根毛发,皆栩栩如生,甚至可以看到在神通劲风之下,四散飞舞,同时白虎向外张开的獠牙,散发着尖锐的锋芒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虚空白虎的猩红双眸之中,两轮轰然降下的烈日急速升起,随后前者张嘴发出一声狂烈的咆哮,实质化的虚空法则波动,组成一式虚空大炮,轰然冲向前方。

    此时校场之内,那被法则轰皱,如抹布一般的虚空,清晰无比的预示着衣袍飞舞,极为低调的王卷,修为已经完全迈过了那道坎。

    虽然其浑身上下的法则还未完全稳定,虽然他突破并未多久,但是自前者身躯之内向外一涨一缩的白虎领域,就如同一柄重锤,震撼着所有注视之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掌缘生灭境,这神州浩土本土年轻一辈之中,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位大宗师境!”

    喃喃的声音自沉仙城司天监分部的五仙山后裔口中传出,随后便有其余修士的抬手重重一拍大腿,声音继续响起道:

    “卧虎藏龙,吾大夏当真卧虎藏龙。”

    有时候一个国度,获得子民的认同其实极为简单,那就是强大,极致的强大!

    强盛的国度,会带给子民最厚重的安全感,并且会如现在这般,无数子民为整个大夏涌出的年轻一辈强者,由衷的欢呼。

    “爹,这白虎学宫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竟然藏着一个掌缘生灭境。”

    沉仙城司天监分部之内,少女楚言言开口的声音之中带着饶有兴趣之色,随后其明亮的眸子,注视着开始对着前方冲锋咆哮的虚空白虎,声音继续响起道:

    “今年这白虎学宫看来是想彻底一雪前耻,并且让所有人都记忆犹新哇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大夏的荣耀便是知错能改,这白虎学宫还真是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楚正阳开口的声音依旧温和,随后其俊朗的脸庞之上,带上了些许笑容,继续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在神京城时,老听白虎学宫里的老家伙炫耀这位王卷,如今一见,倒是并未让人失望,小小年纪掌握法则不说,主要是性子坚韧沉稳,并不张扬。”

    道宫纵横院院主楚正阳说完之后,脸上并未有任何担忧之色,随后其面前,少女的询问声便紧接着响起:

    “爹,白虎学宫里可是有一位掌缘生灭境的大修,您就不担心咱们道宫的弟子,能不能接的住”

    少女的询问声刚落,山海图画卷之内的虚空白虎,庞大的身形如同瞬移一般,出现在坠落而下的大日侧方,随后扬起虎爪,直接拍下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虚空被整个拍爆的巨响几欲直接刺破所闻之人的耳膜,随后实质化锋芒法则缭绕的白虎利爪,毫无花哨地拍在降临而下的坠日之上。

    西方白虎,主掌杀伐!

    因此这一虎爪拍出,就好似有无数利剑同一时间一齐出鞘,锋芒毕露的剑啸,让所有听闻之人,浑身上下齐齐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掌缘生灭境大宗师与道实境巅峰之间虽然只有一层境界之差,但是实力差距可谓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刹那之后,白虎利爪直接将徐浩所射出的坠日,毫无花哨的直接拍爆,随后无数金色的大日之光,如烟花般直接炸开,闪耀整个演武场的天穹。

    金光飞舞之下,虚空白虎仰天咆哮,金白色的领域笼罩周身,向外宣泄的狂暴气机,甚至连整个虚空都完全镇压。

    一时风头无两,强悍无双!

    “好强,此人又是一匹黑马,这一场年轻一辈的对决,给人太多的意外了,谁能够想到,在这白虎学宫之中,竟然有着一位掌缘生灭境大宗师,其才多少岁”

    带着不可思议的喃喃声自少女楚言言的口中传出,随后其身侧的楚正阳开口解释道:

    “白虎学宫第一任魁首王卷,十年磨一剑,如今终于得偿所愿,锋芒毕露,而其年岁应该是不满三十,二十又八,算是极为年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之后,楚正阳的脸上笑意不减,充满磁性的声音继续响起:

    “咱们大夏的修行体系之中,每一层大境界的突破,都足以完全碾压低级境界修士,尤其是大宗师境,更是属于生命层次之上的变化,因为掌握了法则。

    “其实之前那位叫做关山北的年轻人,之所以仅凭一枪便可所向披靡,就是因为这小子虽然境界不高,但是却提前掌握了无坚不摧的枪道。

    “人力有穷尽,但是天地之力是无限的,而这法则之力,便是天地之力最直观的体现。

    “这天地之力相随,自然便可如此时的王卷一般,拍碎神通大日,无可阻挡。”

    楚正阳的声音声音落下,周围听闻五仙山后裔们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经过了数万年前惨烈无比的血战之后,曾经盛极一时的五仙山圣地的传承,可谓是断绝了大半。

    因此如今重获新生的五仙山后裔们,除了特别的修行者之外,其实大部分对于修行完全是云里雾里的状态,因此纷纷将目光转向面前的紫袍中年,带着浓浓的求知之色。

    随后楚正阳继续抬手一抚胸前的美髯,刚想继续开口,便听身旁一道苍老的询问声响起:

    “这位修行者阁下,老朽观您对大夏修行之事颇为了解,有事相询,不甚感激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楚正阳转头,只见前方正是被一群汉子拱卫在其内岩老。

    岩老此时的老脸之上,满是期翼之色,继续急急开口道:

    “老朽有一孙女和孙子,此时正在神京城内,但是因为北海之畔与神州浩土主岛之间距离太远,因此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过之前她们寄了一封信来报平安,信上有徽记,老朽问了好多人,都不认识,还望阁下能帮忙解惑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岩老二话不说,自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封信,平举向前。

    只见信封之上,一株通天彻地的巨木,傲立于巨城之间,向外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威严。

    下一息,微微低头的楚正阳眸子一缩,一字一句的声音向外传出:

    “玄天神木,这徽记,来自白帝学宫!”

加入书签   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   打开书架